剑三存文地/只写BG/能分清的地得,看文的大家不用担心
一个闲人天地间
 

#明羊#蜉蝣寄此生 第三章 病来醒转

等到了长安城门,宵禁早已过去了半炷香,连城门旁的茶馆铺子都打烊卷了帘子。无奈只得把一人一马带到离主城不远的一处林子,临着河。道无虞解开随身包袱,拿出一面八尺长宽的四方绫布,铺在地上。这才把男子吃力地抱下马,轻轻地放下。
“看来得在这里将就一晚了。”








皎月当空,溶溶的清晖横浸夜空,云层的罅隙洇晕了一层银,疏疏落落地漏下。耳边草虫喓喓,趯趯阜螽,流水汨汨清越,似是有琴师抚琴铮铮,按出清角之声。








是了。这里便是长安。大唐国都。








夜晚的长安全然也无平日“龙衔宝盖承朝日,凤吐流苏带晚霞”的繁华络绎,在清冷的月光下,朱红宫墙透着古刹的森然静寂。








道无虞就着清冽的河水梳洗了一番,又拿出几块干粮填了肚子,只觉心满意足。拍了拍身上的饼屑,理好衣襟压好裙袂,便临水打坐。
……
道无虞回想了方才她与他的相遇,忽然一阵发笑。她回忆起幼时偷拿同门师姐房内架子上的闲书来打发打发没趣儿。那时道家经典没看几本,这类山海志怪或者儿女情长之类的书倒是读了不少。她想起一般描写男女欢爱故事的书总会落入英雄救艳的俗套。她今天不问来路救下了这名刺客,可不就是英雄救美人么?
吃吃地笑了一阵子,忽地听见身后的“美人”传来一声闷哼,道无虞连忙赶去查看伤势。








轻轻地掀下帽子,便看到男子苍白的脸,全无一丝血色。他蹙着眉,紧抿着薄唇,似是疼得厉害,额上沁了一层涔涔的汗。








方才她只是简单擦拭了他面上的血,喂他服下一副纯阳含真散。以前她在华山修习时经常留下外伤,每每这时师父总会喂她服用这含真散,不出一两日,伤便全见好了。








道无虞原以为这个小刺客应该只是受些刀剑伤,伤处在皮肉,应当不打紧。服下散便可见好。可是现在他却疼成这副模样,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难不成这不是简单的外伤,伤在内里了?








道无虞一想到这连忙伸手要去掀他的衣襟,仔细检查伤处。








忽然,那个刺客醒转过来,手如疾风,出手疾雷,一下子按住了道无虞的手,依势用力一推,道无虞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便结结实实地教人摁倒在地,动弹不得。








男子的一只手紧紧锢着道无虞的臂膊,一只手握着弯刀,冰凉的刀刃抵着她的脖颈,跨坐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道无虞完全被方才那几乎是一瞬间完成的动作吓着了。事情的转变太过突然,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的目光冰冷。似是看着被屠宰的刍狗。
















“你是谁?”

















评论(3)
热度(12)
© 贪梦道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