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存文地/只写BG/能分清的地得,看文的大家不用担心
一个闲人天地间
 

#明羊#蜉蝣寄此生 第八章 夜逃长安

道无虞真真是懵了,葵水?这是什么病?怎么从未听师父提起过。

道无虞忍着痛,问:“那是怎样的?”又见自己下体淌血,还伴随着剧烈的腹痛,只当是什么不治之症,急得眼泪都要出来,“……我该不会要死了?”

苍夷脸依然烧得厉害,见她着实疼得不轻,心上不忍,微微叹了一口气,轻抚她的背,柔声安慰道:“安心罢,这不是病,这不过是…”顿了顿,思索一下措辞,总归觉得这话从一个男子嘴里说出来不妥帖,红着脸说:“……这是每个女子须得经历的事……你是第一次……回去后可以问问你的师姐,她们一定知道……”

道无虞疼得冷汗直冒,两眼发昏,好一会儿才觉得这疼止了些,幽幽道:“……我听师父说……人一生都要历劫,这是命中定数,躲不来……这大概就是我的劫数了吧……”

苍夷感到无奈,却也无力去纠正她的胡话,又补上一句:“……你须得多注意,以后每月须经历一次的。”

每个月都要像这样疼得死去活来?这是哪门子的劫数!道无虞一脸惊恐。不一会,这份讶异很快就被疼痛冲散。她继续疼得嗷嗷直叫。

苍夷又无奈又惊诧,无奈的是自己竟要教一个女子何为月事,惊诧的是此前竟无一人教她这些女儿闺事。只能感叹道家存天理灭人欲实在害人。

忽地,苍夷将因为月事疼得虚脱的她打横抱起。道无虞已经无暇惊讶于此,软绵绵地卧在他的胸口,象征性地问了一句:“这是要去哪?”

“我方才说过了,此地不可久留。须得现在动身离开。”

见她一脸怀疑,苍夷淡淡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害你。现下我们要做的就是找一家客栈落脚,先安顿好再说。”

道无虞张嘴欲问,苍夷显然先一步看穿了她的心思,“我知道你现在有许多疑问,等我们找到了客栈歇脚,你只管发问,我保证一一如实回答,不掺半分虚假。”

不等道无虞点头答应,苍夷立即一个轻功飞到半空,向长安城的方向遁去。

此时虽入了夏,但是在夜晚,地面仍寒气逼仄,更不消说离地三百余尺的半空了。

夜风狂作,如同刀子一般狠狠地刮起二人的衣摆,上下翻飞,猎猎作响。苍夷许是担心来了葵水的道无虞体虚,受不得这冷风的磨折。将她紧紧地锢在怀里,用身上的衣衫将她裹住,不教她收到一丝寒气的侵袭。

不出一刻,他们已从城郊外的树林来到了长安城墙外沿。道无虞原先担忧二人能否避开城外的守卫顺利进入城内,待到亲眼见到苍夷隐身的方术,这才明白自己是多虑了。

趁着夜色正浓,二人轻轻松松越过了城墙,进入了长安城内。道无虞原以为自己初到京都,必然兴奋难耐,可现下是特殊时期,夜遁逃入长安,怎么看都是在避难,这份逼不得已的处境让一直心向往之的长安霎时间黯淡无光。

来到了长安,感觉一颗飘忽的心终于安定下来,连腹痛也缓解了不少。道无虞便让苍夷放她下来,自己行路。虽然苍夷略有迟疑,但看着她逞强的模样,终究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道无虞此前从未来过长安,自是对城内布局不甚熟悉,倒是这个西域异客轻车熟路得很,一路穿街过巷,直道曲径,看起来对长安很是熟稔。道无虞虽然满腹狐疑,却也不好现在发问,怕被巡视的官兵发现,只得噤声,默默地用轻功跟随着苍夷向前。

道无虞走得头脑晕沉:这一路上黑灯瞎火,只能借着朦胧月色行走。

她在夜里弱视,只觉得四周蛰伏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什么都看不见。所以这一趟磕磕绊绊,不是被石头绊倒,就是撞上了街边宅门的门柱。正当她疼得直冒泪花的时候,苍夷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得走回来牵住她的手。

“跟着我。”

“苍夷,我们要去哪儿,还要多久才能到?”

苍夷摇了摇头,轻轻地捏了捏她的手心,示意她此刻不要说话。

道无虞乖乖地闭上了嘴。

好一会儿,苍夷终于停下了脚步。

“到了。”

道无虞一恍神没刹住脚步,一头撞上了他的背,鼻子结结实实地撞上了他衣服上的金饰,又添了一笔新伤,却不敢喊痛,疼得龇牙咧嘴。

跟着他准没好事!

道无虞顺着苍夷目光望去,借着月色依稀能辨认出眼前这幢建筑的轮廓。

这是一个客栈。

正门前蹲着两尊大石狮子,正对着街心。门棂上有一匾,上书“螭踞客栈”四个大字,三扇雕花木门内透着隐隐的光亮。

苍夷自然地走上前去,也不急着叩门,而是将食指和拇指按在唇上,轻轻一吹,发出了一声清亮的哨声。

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似是有人走近门前。

然后他冲着门内那人发出了几声古怪的音节,语调顿挫,大概是西域方言。

他们两个交流了一阵,反正道无虞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好抱着臂百无聊赖地在一旁站着等候。

半晌,门吱呀一声打开。就着屋内的光亮,道无虞终于看清了门内的神秘人。

那是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她白色的里衣外披着一件平纹春绸的撒花大袖衫,手执着一盏烛台,脸带倦容,似是刚起身。

一见到来者系苍夷,她脸上立刻绽开了笑,“哎哟,我还只当你不来了!方才烨儿还纳罕着呢:怎么好端端地约定了时候,到了亥时还不曾见人。”说着就拉住了苍夷的手,“快请进!”

道无虞还在犹豫着要不要随着一道进门,只见苍夷在前面慢悠悠地开口:“真是抱歉,我有事情耽搁了,所以来迟。来日一定报偿。”

苍夷不动声色地从那个女子的怀里抽出了手。然后转身对身后的道无虞说道:“你也进来吧。”

道无虞连忙跟上前去,迎着女子怀疑的目光,不等苍夷说话,就大大方方地自报家门:

“初次见面,我叫道无虞,是纯阳的历练弟子。我和苍夷他是一道儿的,我们是……”

说到这,道无虞犹疑了一会儿,同行了这半路,她和苍夷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苍夷接过了话:“我方才与你说了,我在半路遇袭,幸好得到这位女侠相助,这才留了一命。”

女侠?嘿嘿,这样的称呼也不赖。真不枉自己大费周章救下他一命。

女子一听到这,立刻舒展开了笑颜,温柔道:“既然是苍夷的朋友,那也就是我金掌柜的朋友。多谢小侠救了公子一命,不胜感激。”

道无虞微微倾身抱拳:“客气。”

金掌柜见二人风尘仆仆,浑身是伤,十分狼狈,便招呼他们进来,为二人接风洗尘。

评论
热度(10)
© 贪梦道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