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存文地/只写BG/能分清的地得,看文的大家不用担心
一个闲人天地间
 

#少儿不宜#九大门派成男的床笫秘事 (西湖组)


……都怪我一时嘴快答应要写这个r18的肉段子…

每天都在折腾想着床上的新花样…感觉要疯了

现在写接吻都有些腻味,不知道该怎么写了

但是答应的还是要做下来(^O^)

这次是西湖组,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下一次更可能会比较久,因为我要把我的重心放在蜉蝣上嘛…(顺便打一下蜉蝣的小广告,喜欢明羊的可以看一下哟(^o^))

感谢关注我的小伙伴,我不会让大家失望哒

--------------------------------------------------


#藏剑#

你躺在床榻上,看着他一件一件褪去衣衫。你的目光不受控制地从他束起的长发后隐隐可见的脖颈一直游走到裸露的坚实的后背。忽的他转过身来,你害羞得连忙闭上了眼不去瞧。

你听到他愈来愈近的脚步声,越发紧张得敛声屏气。你感觉到他上了榻,然后手轻轻地抚上你的脸,他轻笑一声:“这么紧张做什么?我难不成会吃了你?”

可是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可不就是要把你吃干抹净么?

你不满地扁嘴,终于睁开了眼。你看见他近在咫尺的脸,望进他如深潭般墨黑的瞳孔,呼吸着他喷在脸上的炙热的吐息。他静默地凝视了你片刻,不发一语。你很想问问他,却又不敢,更不知道在这种箭在弦上的时刻应该说些什么才不至于尴尬。半晌,他轻咳了一声,侧过脸去,你看见他耳朵上一抹可疑的飞红。

“你说点什么吧,我可不记得我八台大轿娶回来的是个木头人。”

你怔忡了片刻,忽然笑起来,没想到他竟然在这样的时刻也同你一般紧张。他见你笑了起来,皱着眉头佯装生气,可那眼底分明尽是笑意。

“事先说好了,我……之前并无经验。要是疼了只管告诉我……”他支支吾吾,他的脸如同烧着一般红,眼里洇着湿漉漉的雾。

你觉得好玩,毕竟此前从未见过他这般孩子气的一面。你一时欢喜,便伸出手抱着他,等到肌肤相触的那一刹,你猛然忆起自己未着寸缕,真切地触到了他光洁的皮肤。可是后悔已来不及,你感觉到他一颤,便卷着被子铺天盖地地压下来。

他开始吻你,一开始只是婉转地唇齿交叠,含着你的唇瓣,吮吸、舔弄,渐渐地愈演愈烈,他撬开牙关,舌头侵略你的每一寸,与你的纠缠胶着。他激烈且毫无章法的吻,让你喘不过气。你尽力地回应着。正当你被吻得晕乎乎的时候,他终于离开了你的唇舌,二人的唇间连着一丝勾芡。你大口大口地喘气,却被二人的津液呛着了。他搂着你的肩,哑着嗓子道:“笨蛋,会换气吗?”接着,他便不再言语,在你的额上落下一个湿答答的吻。

他的手抚摸过的每一寸,似是有明火在烧。你难耐地动了动身,无奈他将你制锢得这样紧,你除了感受他的存在毫无可为。突然,你感到他的手不知何时覆上了你的花阜,你本能地弹起来,却被他顺势接了个绵长的吻。

熟稔而欢愉的吻技,如同一场完整的情交。


------------------------------------------------

#七秀#

子夜时分,你与他坐在瘦西湖的画舫中,望着湖上粼粼波光,月晖洇染。

他平日束起的长发披散,归拢至一处。本就阴柔的面庞在月华下更添姣好,竟比女子要柔上几分。你枕着他的膝,把玩着他平日所舞的双剑。他轻轻地摩挲着你的发顶,指尖绕过你的发丝,打了一个圈儿,纤纤指尖如同翩迁的蝶。

他静静地凝视着你,眼神浸润了融月一般柔和。看着你把玩镶玉錾银剑柄的流穗,轻笑出声:“喜欢?”

你点点头,也不看他,只摸着剑柄上的团锦盘纹。

“你若是喜欢,送与你也未尝不可。”

你惊诧地抬起头,他平日里爱极这柄绣剑,若是剑身沾染了血污,他必会用丝帕细细擦拭。爱惜至此,怎么会轻易送出?怕是另有蹊跷。

他迎着你狐疑的目光,脸上平静无波。没想到,他接下来说出的话语竟让你浑身震颤,惊异万分——

你看着他垂下头,他澄净的眼里只映着你一人,漾了一水柔情。他望进你的眼,一字一顿道:“我的人都是你的了,送你绣剑又能如何呢?”

说话间的气息喷在你的脸上,你羞极,一时又惊悸,他怎会说出如此大胆的话来?不知为何你第一反应竟是想逃。他看着你想要起身,便欺身压下。平日舞剑时柔媚无骨的他此刻竟生出如此大的气力!他紧紧锢着你的手腕,潮热的吐息呼在你的脸上,你静默地望着他晶亮的眼,那里有月晖,有水光,可是你看不出他的心绪。

“你是不是从未想到我会对你这样做?”

他俯身压下,衣衫半褪,露出一截瓷白的肩。你不敢垂眸去看,却又怯于直视他的眼,于是索性闭上了眼。

你听到他轻笑一声,手指抚上了你的眼:“看看我。”

你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更疑异他为何今夜性情大变,若是平时,他连牵起你的手吻你时都是含羞带怯的。

“再不睁开眼我就要在这里抱你了。数到三,一——”

你赶紧睁开,正对上他那带着戏谑的笑意的凤眼。你有些嗔怒,不满地轻捶了他的胸。

不料,他低头吻下,含住了你的唇瓣,轻舐慢吮,轻极柔极,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瓷器。

你起初有些反抗,微微挣脱,希望逃离他的桎梏。他终于恋恋不舍地放开了你的唇瓣,末了还舔了一口。你以为他会就此停下动作,不想他却辗转地吻上了你的脸颊,沿着你的颊侧一直蔓延到你的耳后。你感受到了耳后黏湿的触感后,觉得浑身似烧着一般烫。你忍不住轻吟出声,那声音竟媚得不像自己。

他轻轻咬着,吮着,手指在你的锁骨留连,像是触摸着娇嫩的花朵一般。你拼命捂着自己的嘴,不教自己发出声音来。现在瘦西湖畔渔火点点,画舫穿行,还未入夜阑人散的时刻,若是闹出大大的动静来可就难堪了。想到这里,你脑子里闪过一丝清明,手轻抚上他的背,在他的耳边软语道:“有人……停下……”声音一出竟然毫无一丝气力,像是撒娇一般。

他果然停下了动作,撑着手看你,气喘吁吁。彼时二人皆因情欲而衣衫不整、大汗淋漓。他的发丝黏腻在你的唇边,他伸手帮你拨开,然后笑意盈盈地注视着你。

“……为什么?”你问。为什么平日温润如玉的他今日会如此大胆,为什么这个吻与平常相比更为激烈,为什么……

他笑着反问:“什么为什么?”

你自知无趣,便也不言语,捞起他的一缕长发细细编织。

他看着你脖子上狼藉的红痕,情不自禁摩挲着,半晌,才低笑一声:“这样,你就是我的了。”

“以后,会真正变成我的。”




评论(11)
热度(418)
© 贪梦道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