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存文地/只写BG/能分清的地得,看文的大家不用担心
一个闲人天地间
 

#明羊#蜉蝣寄此生 第十一章 客栈暂憩

待睁开眼时,窗外已是大亮。碧落的天光从窗棂横浸入屋内,静沉的阳光倾泻在屋内的八仙桌上,晶莹地四处射。

起身,洗漱,正欲换衣服时,才发觉自己已经没有干净的衣裳可穿。此次下山她也没有多带换洗的衣物,昨天那件道袍是她唯一能穿的了。

出师不利。碰上这样的事情,还不知道要何时才能到西域去呢。

“道姑娘,醒了吗?”正当道无虞为衣服发愁的时候,忽的传来敲门声。俏生生的声音,应该是客栈的小丫鬟。

道无虞忙开了门,一个小丫鬟垂头顺着眼,手捧着托盘,上面是折叠好的衣物。

“掌柜的让我把衣服送来,并且让我知会姑娘一声,早点已经备好,姑娘可以随时下去用膳。”

“谢谢你家掌柜,我换好衣服马上就下去。”

小丫鬟应了声是,带上了门。

道无虞在床上铺开那件衣服,崭新的平纹春绸缎子,并无繁复的花样,只是在衣襟和袖口处用银色暗线绣了一道云纹。兴许是考虑到她习武,窄袖对襟,更便于走动。

无虞穿上了衣服,对着铜镜,用凤簪将发丝尽数拢上,匆匆挽了一个混元髻,便下了楼。

远远地隔着院子就听到金掌柜爽朗的笑,苍夷低沉的说话声,还有一个未曾听过的女声,银铃般娇俏百媚,在咯咯地笑着——想来应该是金掌柜的那个小女儿了,是叫陆烨…陆烨…什么来着?

无虞一面苦苦思索着她的名字,一面快步穿过了游廊。行到厅堂门口,有几个容姿清丽的丫鬟见她过来,打起了珠帘。

打前的领班侍女低头规规矩矩地道:“道姑娘,二楼睚眦间有请,掌柜的已在里面恭候多时。”说着,又回头对身后的丫鬟道:“给姑娘盥手。”

丫鬟们应了声是,其中的一位丫鬟捧着托盘上前,放着一个镂花百蝶铜盆,盆里盛着清水和百花露。另一位丫鬟拿着丝帕,就着盆里的清水就要给无虞净手。

好大的排场!道无虞从未见过这样的阵仗,用早膳前被成群的仆人伺候洗手的,这还是头一遭。

有钱人家就是好啊。比起终岁雪封的华山山顶的纯阳宫,这个貌似不起眼的客栈简直就是天堂。

盥手完毕,道无虞便被领班侍女领上了客栈二楼。穿过繁复的回廊和幽暗的廊间,正绕得晕乎乎的时候,只见前面一言不发的侍女忽然止住了步,停在了一帘纱帘面前。

“到了。”

道无虞注意到了墙上挂着的牌子,上面是一行歪歪扭扭的从未见过的文字,估摸是西域语。古怪文字下面是三个楷字——“睚眦间”。

原来这间客栈不光名字霸道,就连客栈雅间的名字都与寻常客栈不同,十足霸气。

道无虞回想起一路经过的房间,有麒麟间、饕餮间、金蜼间、囚牛间…客栈房间都是以上古神兽来命名,估计是建造者想要借名字沾沾上古神兽的灵气与吉运,以此来招揽生意。

道无虞正胡思乱想着,听到领班侍女对着里屋朗声道:“掌柜的,道姑娘到了。”

只听得原先房间内的说笑声戛然而止,接着是金掌柜的声音:“进来罢。”

丫鬟们卷起了珠帘,一进去入目是一张巨大的八仙桌,金掌柜坐在主座上,见她进来,起身笑道:“小侠快入座!大家都等着你开饭呢。”

白白地让别人等了这样久,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我来迟了。”道无虞歉意地笑笑。环顾四周,只见金掌柜旁边的苍夷执着茶盏冷着脸,看到她进来,嘴角抽动了一下,然后淡漠地点点头:“你来了。”

“嗯。我今天起晚了。”一边的丫鬟为她拉过椅子,道无虞坐上前去,“等了很久了吧,对不住。”

苍夷摆了张死尸脸,面无表情地看向她,冷冰冰道:“你可真能睡。”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和苍石头说话,就恨不能跳起来扇他几个耳刮子!道无虞暗暗在心底发誓,迟早有一天得把他这个冷脸冷语的臭毛病给治了!道无虞按下额上的青筋,顺了顺气,强笑道:“多亏了你,我昨天可太困了。”

苍夷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端起面前的茶盏抿了一小口。

金掌柜似是察觉到饭桌上的气氛不太对,忙笑着打圆场:“不着慌的。反正旧友相见,总得说上一会子话儿,都不急着吃饭呢。”这时,她转头对身旁一直缄默不言的少女说到:“这就是我方才和你说的道姑娘,于苍公子有一命之恩。年纪和你一般大,却有如此胆识,真是了不得呢!”

道无虞进门时早已注意到金掌柜身旁的这位姑娘。皮肤白皙,两弯淡淡的卷烟眉,一双杏眼里像是隐了青岚黛霭,见着生人来含羞带怯地低下头,怯生生地瞟着自己。虽然不过十四的年纪,模样却不胜娇美,日后一定能出落成亭亭玉立的丽姝美人。

“快叫声好呀。平时在家里端端的厉害的一个人,怎么见到客人反倒不会说话了?”金掌柜见小女儿不发一语,以为她是在害羞,忙催促道。

“姐姐好…”陆烨烟仍低着头,用袖子掩着脸,嗫嚅道。

道无虞很大度地摆了摆手:“我是客人,本应该让我先问好才对。”说着,从苍夷面前拉过了茶壶杯盏,斟上了一杯茶,双手递与她,“来,请吃茶。”

陆烨烟接过茶杯,低低道了谢,却也不喝,只是放在面前,默默无语地看着杯上起的一层茶雾,若有所思。

几个仆妇丫鬟鱼贯而入,捧上了食盅菜碟,玉盘珍馐,皆是山珍海味,并上各种时鲜的果蔬,光是看色香,就可知绝非凡品。

“来,快些吃吧。”金掌柜张罗着饭菜,看到道无虞用筷子扒拉面前的米饭,以为她这是客气,赶紧夹了一大块油光锃锃的肥肉放到她碗里,“小侠不必拘谨,到了这里就同自家一般,敞开肚皮只管吃罢!”

道无虞推托不过,其实她并不是客气,只是吃不惯这满桌的油腻荤菜,以前在门派里同门弟子都是吃素菜的,起初她还觉着餐餐吃不饱,但是饿着饿着便也就习惯起来,现在久违地吃上肉,反倒觉得有点油腻了。

陆烨烟扯了扯一旁金掌柜的衣袖,娇声道:“娘,人家是纯阳弟子,不沾荤肉的,您怎么一点也不识趣?”

还未来得及向她投去感激的目光,又听到她嗫嚅道:“…苍夷哥也没怎么动筷呢。”

金掌柜怔了一瞬,随即反应过来后大笑起来,看着一旁的苍夷道:“你看看,我这个小女儿多偏袒你,夹菜都要怪我厚此薄彼!”

苍夷默默瞥了一眼一旁满脸发烫的陆烨烟,只微微点头,然后继续静视着瓷杯上腾生的茶雾,那专注的神韵像是在把玩一件古玩。

至此,道无虞心里也就通透了七八分。与现下的情景一联系,便心领神会昨夜掌柜说的那一席话的意思了。

道无虞慢悠悠地嚼着饭菜,慢悠悠地思索着这其间的关系,陆烨烟喜欢苍夷,可惜苍夷是个琉璃人儿,好似对这桩桃花一点兴趣也没有。金掌柜自然是乐意让苍夷做女婿的……

噢,还有那个未谋面的小娘子。

道无虞忽的想起来苍夷那位未过门的小娘子。这边桩也是不能得罪的,毕竟是父母定的婚事。但是根据苍夷昨晚对她所说来看,他们两人关系想来不会太好,见面就打架,打打杀杀可不好。

道无虞摇了摇头,算了,反正这里面横竖没有她的事。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纯阳弟子,心血来潮去西域历练,然后顺道救了一个受了伤的明教弟子,然后,莫名其妙地被人追杀…?

追杀!道无虞心下一凛,她现在之所以在这间客栈里,被扯入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里,都是因为苍夷前夜说他们二人被人追杀!

追杀?她不记得自己曾经结下过什么仇怨,就算是遇见师父以前在外流浪做乞儿,也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啊!……好吧,难道偷吃包子铺的几个包子会结仇?

这么一想,只能是苍夷自己结下的仇家。

果然跟着他准没好事!现在道无虞反倒有些后悔那晚自己心软救下了这个大麻烦。

“对了,”金掌柜夹了一片肉放到苍夷碗里,“你现下有什么打算?还是决定明天动身前往西域?”












评论(5)
热度(3)
© 贪梦道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