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存文地/只写BG/能分清的地得,看文的大家不用担心
一个闲人天地间
 

#少儿不宜#九大门派成男的床笫秘事(讨厌鬼组)

这是少儿不宜向毫无诚意的完结篇!


下次我会再开全门派的小段子。内容暂定,以我的文力写几个小段子,说实话还是有点困难的。

但我会尽量产出,争取做一个自产粮、自娱自乐的臭写字的。

少女心拯救计划筹备中*(^o^)/*

这次说实话只有苍爹一个人作为少女心拯救担当…秃驴和叫花子只是我个人的恶趣味……希望喜欢丐哥和尚的宝贝们不要取关我m(._.)m


——————————————————

#苍云#

你坐在他身后,看着篝火旁的他背对着你卸下盔甲。

夜幕下的火光映衬着他精壮结实的后背,顺着汗涔涔的脊背铺陈着暗影。即使是与他浴血沙场多年的你,也不免感到不自在,只得移开目光。

“喂,把那里的水囊递过来。”他转过身来,指了指你身侧。

他此时上身只着一件贴身的衣物,领口微敞,微泻春光。

你硬着头皮把牛皮水囊递过去,低着头,尽力不让目光与他的胸膛撞个满怀。

他接过水囊,忽的临头倒下。你略一惊,却避闪不及,仍是被飞溅的水滴濡湿了衣襟。再抬头看去,此刻他全身湿透,额前的发丝挂着水珠,顺着眉骨淌下。胸前更是洇湿了一大片,本就贴身的衣物此时薄如蝉翼般,描摹着他的锁骨和胸腹。

浸了水后的他,竟比素日一身戎甲更添几分英气。

不料,他忽然握住你的手,你一惊,竟怔忡了几秒后才想要挣脱。无奈他的力气又怎是你所能抗衡。他的手牢牢地梏桎着你,放在了他的胸前。

触手一片湿滑,手心传来的是他肌肤的温热感。你急忙想要缩手,却被他加紧了气力,握得你手腕生疼。

“逃什么?”他将你拥入怀中,俯身在你耳边低声道,“我脱衣服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可不是这样的。”

“我没有看你!”你急得脸色煞白,连忙分辩。

他却充耳不闻,把你的拼力挣脱尽数拢入怀内,轻笑一声,“噢?那就权当是我错看了吧。”

毫无防备地,他在你的额上印下一个湿漉漉的吻,唇瓣辗转,来到你的耳边,抵着你鬓角的发丝。

你感受着他喷在你耳廓边潮热的气息,甚至能感受到他指尖的热度,浸染着你的发丝、你的肌理,到达你全身的每一个角落,霎时酥软一片。

“你说,我们都是亲过嘴的人了,你让小爷抱一个又不会少块肉。”

“现在孤男寡女的,量你再怎么逃也无法。就让我轻薄一下吧。”



—————番外—————

#丐帮#

他麻溜儿地扒光了身上的破布条,猴子似地滚上了床榻,不管不顾地捧着你的脸就是一顿乱亲,直吻得你浑身酒气,你甚至能从他的鼻息间闻出他今晚上喝的是五斤罗浮春并上三大盅新丰酒。

你厌恶地捂着鼻子,使劲把他的脸别过去,用被褥蒙住头,总算是隔离了他满嘴的酒臭味儿。

不一会儿,他就在被子外面咋呼开了。

“堂客!你哦改不次我?亲你一哈就发宝,冒得乱味哦!真不晓得你果脾气,赖痞!跟我搬翘,你是不是拌达脑壳?哼,撮巴子,不带爱相!”



#少林#

“施主,须知这世上红粉骷髅,白骨皮肉,贫僧对这儿女情爱一事是无心的。”

“施主,请自重,施主!”

“施主,青灯古佛前,你怎能对贫僧用强?施主,住手、你再这样,我就要动手了!”

“施主、施主,不要这样!”

“横扫六合!!!!”





评论(33)
热度(302)
© 贪梦道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