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存文地/只写BG/能分清的地得,看文的大家不用担心
一个闲人天地间
 

#卡卢比x于睿#大漠雪归人(六)


若你希望如此。

她为着这句话等了很久。从歌朵兰大漠,到无幽谷,再到华山,她所等的,不过就是心魔业火的平息,原本以为她那时候孤绝地一走了之,就能把一切的妄念、贪念、执念葬在累累黄沙下。

于睿望着他的背影,想起了开元二十五年的冬天,他跋涉千山万水,站在华山山门外。那年的冬天雪尤其大,他一身褴褛,孑然伫立在漫天大雪里——那时候被凛峭的山风卷起的银发应当也是这样。

于睿静静地站了一会,大漠的风蒸融了她汗湿的发,凉凉地贴在脸上,醒了大半的酒。

回到自己的屋栈,便看远远地瞧见门外有一对人影,仔细一看,竟是自己的小弟子妙清和那位明教弟子陆翩翩在那儿有说有笑。

妙清低着头,害羞地笑着,还不时偷偷地抬眼,眼前的陆翩翩也自在不到哪去,于睿看得出他有些拘束,摸着后脑勺,笑得腼腆。

于睿是个识趣的人,看到此情此景,倒也不好上前横插一脚,便想着转身默默地绕道避过。

妙清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师祖,连忙挥手:“师祖!您回来啦!”

傻丫头…

于睿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好转身走上前。

陆翩翩敛了笑意,毕恭毕敬地微微倾身,右手放在胸前,“真人清安。”

妙清是观内最小一辈的弟子,照理来说不必太讲究礼节,可是见到陆翩翩尚且这样,她一个正规的纯阳弟子不拿出点名门正派的风范也太不像样,也稽首作揖:“真人慈悲。”

于睿笑着点点头,“你们见着我不要太过拘束,寻常相待便是了。”

二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们方才在这做什么呢?”也不知道妙清这个丫头究竟是什么时候和这个明教弟子说到一块儿去了。

“我们……”妙清支支吾吾,憋得满面通红,陆翩翩瞥了她一眼,接过话头,“我们只是寒暄了几句罢了,没聊些什么。”

妙清连忙点头,“是呀,我方才想在门口等师祖赴宴回来,碰巧遇到了他,我想到这些日子一直是他在照顾您,所以就寒暄了几句,跟他道了谢。”

于睿强忍着笑意,倒也不点破,“我之前竟不知道你这么识礼数。”

“于是,”于睿侧过身来,面对着陆翩翩,“你方才找我有事?”

陆翩翩本来满脸的羞赧,听到这话,立刻沉下了脸色,一本正经道:“是的,我有话想与真人说。”

于睿有些狐疑,“何事?”

“这……”陆翩翩瞥了瞥一旁的妙清。

于睿心下了然,转过身来对妙清道:“方才丁长老传话,说洪水旗下有十位弟子不知何故腹泻不止,我疑是滞下症状*,但不敢确定。此次前来的纯阳弟子内只有你擅长医术,你前去看看,察明病机。”

“是!”

看着妙清远去的背影,于睿皱眉问道:“什么事情?”

“谢谢真人。”陆翩翩舒了口气,接着又恢复了严肃的神色,“真人,方才左护法长老让我传话。”

何方易?他想告诉她什么事?为什么方才不直接在宴上告诉她?不过,派教内一个小弟子来传话,想来不是什么大事吧。

“护法长老让我知会您,在明教辖地边境,发现了一支来路不明的狼牙军。”

“狼牙军?”于睿心一紧,“狼牙军此时不是在长安集结?跑来西域做什么?”

陆翩翩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晓了,据北路探子来报,这支狼牙军似是昨夜子时入我明教境内,人数不少,看起来不是急行军的打扮,他们来此的目的尚不明确,但总归不是善茬,务必要小心他们的一举一动。”

于睿陷入了深思,“安贼已经攻破了潼关,长安失陷,眼下正在长安集结狼牙叛军,按理下一步应是率众军南下,怎么还有一支狼牙军挥师西域?”

“这个……长老也没有告诉我原因。总之,他让我来通知真人您,务必要小心警惕,也烦请您通知纯阳弟子,这段时日尽量不要外出,以免生变。”

于睿点点头,“我知晓,我一会就下令召回在死亡之海的修行弟子。”

“是。”

陆翩翩又环视了四周,压低声音道:“其实,我教打算在明日子时派一支北路先遣军,先发制人,趁夜偷袭敌军,杀其不虞。”

“夜袭?”于睿讶异道,“会不会太过冒险?有几成胜算?”

“这…”陆翩翩面露难色,“胜算究竟能有几成我不太清楚,若是偷袭成功,一举剿灭狼牙军队自是最好,但是否会突生变故也未可知…”

“不行,太过冒险。”于睿摇了摇头,虽然明教于暗杀行刺方面是江湖一等一的高手,这样的行动或许对于他们来说早已习以为常,但是对方可是狼牙军,在未摸清他们的目的之前就贸然行动,若是打草惊蛇,引起了远在长安的安禄山的注意,恐怕日后可就不是一支来路不明军队那么简单了。

见于睿眉头深锁,苦心思忖的模样,陆翩翩连忙宽慰道:“真人请放宽心,这些都是教主与各长老深议后的安排。”

于睿神色仍未放松,“此事我会与各长老再议。请你帮我向何长老捎个话,感谢他通知我这一切。我们在此刻叨扰数日,无以为报,若有什么能够帮忙分忧,必定尽心劳力。”

陆翩翩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说来惭愧,何长老还嘱咐我一件事。若能得到您的同意,我教感激不尽。”

“但说无妨。”

“我教虽长于暗杀,但对于医术造诣不深。素闻纯阳乃中原修仙正派,不但道法剑术玄妙,还精通丹术医药。此次出袭,若有伤亡,还烦请纯阳弟子能白衣秉丹心,大发仁心仁术,行医之道。”

于睿笑着颔首,“我也正有此意,不待长老来求,我也自会请命。”

“只是希望不要有派上我们用场的那一刻。”

陆翩翩也笑道:“是啊,这也是最坏情况的打算。不过,率领此次先遣军的是我教无出其右的暗杀高手,若他失败,想来也就不会有人能够成功了。”

“谁?”

“自是明教护教法王,夜帝。”



*滞下:参考唐·孙思邈 《千金要方》。即痢疾。



————————————————

终于写到高潮了OJL

这一章没有夜帝大人和于睿的二人互动,先谈点正事儿,为了以后的甜蜜互动做准备~(咦

评论(12)
热度(41)
© 贪梦道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