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存文地/只写BG/能分清的地得,看文的大家不用担心
一个闲人天地间
 

#卡卢比x于睿# 大漠雪归人 (十)


于睿腾步轻功飞去,站在高阶弟子身旁。“这是怎么回事?”

玄静身为此次的随军队长,站在一列弟子之前,死死地盯着眼前穷凶极恶的狼牙军,“师祖!请后退!这群狼牙军来者不善!”

其中的一位狼牙军头目早已等不及,一个起跳,挥舞着铜环长钩便飞身上前,刀尖直取玄静的心门,玄静错愕,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于睿连忙捏起剑诀,向玄静身上扔去阵法,就在明晃晃的刀尖就要削到额上的发丝的那一刻,阵法大亮,一层蓝色的薄光笼罩在玄静身上,下一秒那把来势汹汹的长钩便被弹开三尺远。

“玄静!你在愣什么神!”于睿气急,又回身冲几位高阶弟子喊道,“列队!风扬阵!”话音未落,高阶弟子就已经摆好了阵法,紫霞在后,摆好剑势,太虚箭步上前,随时准备御敌。“敌患当前,还需要我来指导你们吗?!”说着,于睿默念心诀,霎时间,几位高阶弟子身上蓝光大亮,脚下显现出太极八卦阴阳阵。

“这个阵法可以保护你们不受伤害,但只能坚持半刻!”

其余的纯阳弟子听到杀声也早已起身。年幼一些的弟子看到狼牙军就在不远处,全都慌了手脚,只听得一片人声嘈杂,冲天的篝火晃得人影憧憧,足声纷乱沓沓。

妙清在听到杀声后就已起身,看到师祖与其他几位师兄在前临阵御敌,一脸惊惶地跑上前,于睿忙大喝:“停下!”妙清惶惑地停下了脚步,“师祖…”

忽地,一支飞箭直直地向妙清射来,妙清躲闪不及,只得抱着头蹲伏在原地惊声尖叫,于睿拔过身边的弟子腰上的佩剑,一步上前执剑生生地劈开那支乱箭,化险为夷。

妙清仍为着方才的变故而颤栗不已。于睿叹气,只好迫使她抬起头,把剑塞入她的怀中,沉声道:“妙清,你须答应我一件事。”

妙清仍含着泪,颤声说:“师祖……请讲……”

“现在狼牙来袭,当下只有发动太清天罡一阳阵,方能护得所有人周全。我需要一人在我发动阵法时保护我的安全,以便结阵能够平稳进行——你的师兄师姐们都在前面迎敌,所以现在我将这个任务交托于你,你可能做到?”

妙清一直长养在华山纯阳观里。巍峨华山,势拔昆仑,上达九重,傲立苍茫云海间;即使自安贼乱唐以来,天下兵燹四起,干戈纷争,但是因为华山踞天险,又是仙家重地,与外界相隔绝,所以在这乱世,像妙清这样的年幼弟子还从未见过屠戮,今天是她第一次亲身经历敌我杀伐,因此她仍害怕地发着颤。但此刻看到于睿凝重的神色,只一瞬便明白了自己肩上所担的重任:她意识到自己此刻对于于睿而言,自己是无可替代的。

妙清坚定地点了点头,抱紧了怀中的剑,“我能!”

“那好,你替我仔细观察周遭的情况,若有变故,使出浑身解数也得保护结阵的平稳运行。”

说着,于睿便寻了一个安静之处,盘腿坐下,微微阖上双眼。

太清天罡一阳阵这个阵法妙清略有耳闻。此阵相传为吕祖开创的护山大阵,也有传言曰此阵是在吕祖辟谷时为仙洞设的禁制…无论如何,这个阵法十分玄妙,只有紫霞神功修炼至十二重的人方能结成。现在全天下也只有纯阳五子与李掌门的两位亲传大弟子能结此阵。

于睿闭眼,静心引导真气在经络里游走、冲撞。约莫半刻后,待诸处穴道被游龙一般的真气运解开,便提起真气,一口气冲破了“玉枕”“膻中”“志堂”这三处要穴。

这支狼牙军似乎因着常年征战的缘故,训练有素,与玄静等高阶弟子交锋几个回合后丝毫没有落下风。一个金瓜霹雳亮银锤砸下来,直震得握剑的虎口生疼。饶是玄静这样有着较高修行的弟子,也有些吃不住力,逐渐败下阵来。

眼看着又一记锤劈面砸下,玄静想要横执长剑挡下这一击,也显得力不从心,握着剑柄的手指虚浮,下一秒剑就要从手中脱落。忽然间,四周白光大作,地面颤动,玄静一个重心不稳,踉跄跌坐在地。

“不好!那个纯阳的女仙人在这!”混乱中,不知是哪一个狼牙兵惊惶地大喊。

地底轰鸣阵阵,伴着狂风大作,雷霆万钧,尘沙漫天,一个巨大的太极八卦阵从天而降,笼罩在纯阳弟子的头顶。先前执锤与玄静对峙的狼牙首领,恰好半个身子跨入阵内,倏忽间,一道闪电劈下,直直地落在他的肩头,一命呜呼。

于睿刚刚强行冲撞穴道以内力结阵,已是满头大汗,方欲起身,眼前就直冒金星,险些一个趔趄跌在地。妙清连忙上前扶着于睿,“师祖!您没事吧?”

“我无事…弟子们都还好?”于睿扶额,一直起身就感到头痛欲裂——这是冲荡内力结阵的后果,她现在觉得浑身上下的经络都在突突地跳动,仿佛被火烧着一般的滚烫。

妙清环顾了四周,只见众弟子虽仍面带惧色,但是因为阵法将狼牙军隔绝在外,也都恢复了一丝镇定。修为高一些的弟子将年幼的入门弟子护在身后,剑拔出鞘随时准备御敌。

于睿方欲寻个倚靠的地方歇口气,忽的,一声童稚的哭声从不远处响起,甚是悲戚,于睿心下暗觉不妙,只听身边的妙清急切地大声道:“不好!”

于睿挣开妙清的手,急急拨开人群向前赶去,只见一位还未束发的小道童站在阵法外,瘦弱的肩膀被一只大手钳制着——竟是被狼牙军挟持了!

那狼牙士兵瞪着眼前聚在一处的纯阳弟子,面目狰狞,恶狠狠地吼道:“想要这小儿活命,就把你们的头儿带来!”

小道童听闻这话,更是哭得喘不上气来,形容凄惨。玄静气极,要不是眼前有阵法阻隔,他早就提剑在这个恶棍的脖子上剜一刀。

“堂堂男儿以小孩相要挟,你算得什么好汉!寡廉鲜耻的莽夫!”玄静咬牙切齿道。

那个狼牙士兵不以为意,反倒大笑起来,“你这话激不怒老子!你们的仙人头头不是挺神气的吗?管她是哪路神仙,赶紧把她交出来!不放,就先拿这个小儿开刀!也让你们这群小毛孩见见血!”

“放了他。”于睿不顾一旁弟子的阻拦,走上前,“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放了他。”


那个狼牙军没想到事情会进展得如此顺利,豪爽地大笑几声,“哈哈哈,女仙人是个爽利人!既然要我放了他,那你也得显示自己的诚意!你这阵法方才劈死了我的弟兄,我等见着了此阵的厉害,不敢进去,劳驾女仙人自己出来罢!”

“大胆!区区一介武夫也敢指使清虚真人……”玄静气得脸红脖子粗,下一秒就要跨出阵外挥剑砍死这畜生。于睿忙拦下了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好,我答应你。但你也得答应我两件事情:其一,放了那位小童;其二,我随你走后,你的手下不许侵扰余下弟子。若你能答应我这两件事,我这就走出阵来。”

“师祖!”玄静见着于睿就要被掳走,还欲阻拦,于睿忙拉过他,附在他耳边悄声道,“我走后,记得在沙岸的高地燃起狼烟——这是求救信号,可以让明教东路的探子看见。接着,你们就老实在原地等待明教方的救援。你和其他几位高阶弟子,务必记得保护好师弟师妹,不要烦我担心。”

“体己话说完没有?”那个狼牙军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轻蔑地笑。

玄静神色凝重地点点头,“好,弟子知晓。”

于睿这才放下心来,回身对一脸担忧的众弟子朗声道:“众人务必记着,从现在起老老实实待在阵法内,谁人都不可妄动。若有随意走出阵法者,教规伺候!”

说完后,于睿便一步跨出了一阳阵,“好了,兑现你的诺言吧。”

那位狼牙军如实地将那位哭得凄惨的小道童放走,又朝身后的几位士兵使了个眼色,紧接着,就有一人牵来一匹栗色的牡马。

“女仙人,上马吧!”

于睿上前,方欲跨上马背,身旁疏忽窜出一人来,在她的后颈处一戳,于睿躲闪不及,没躲过这一指。紧接着便觉得脚下泄力,身子一软,扑将向前,伏在马侧。

封穴?!于睿转头怒视着那位狼牙首领,“何故封我天牖穴?”

那位狼牙军一脸无赖相,嬉皮笑脸道:“我见着了女仙人厉害,料想五十个我的弟兄也不是您对手,所以先封着您的要穴,这么一来我们就放心了。”

于睿气极,还从未有人对她施过这等下三滥的招数!可是现下她也只好跨上马,居高狠狠剜了那位狼牙首领一眼刀,冷笑道:

“几位军爷,走吧!”














—————————————————

咩哈哈哈,一直以来都想写这样子的武侠情节!果然江湖儿女的武侠言情真是太赞啦!

我知道大家肯定都在等某人的出现…但是现在先虐虐于师叔,进展可能会有些慢,大家不要急哈!

以及有没有觉得我更文很勤快(⊙ω⊙)

评论(17)
热度(37)
© 贪梦道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