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存文地/只写BG/能分清的地得,看文的大家不用担心
一个闲人天地间
 

#明羊#蜉蝣寄此生 第二章 与子初遇



那时她急着在宵禁前赶回长安城,故在醉蝶东林快马扬鞭赶夜路。彼时已入夜,林子里四野无人,静寂无声,唯有憧憧的树影和马蹄落在陌上的沓沓声。




即便如此,道无虞丝毫不敢放松警戒,一面握着缰绳警惕地环顾,一面按着腰间的长剑,若有变故,便立刻拔剑应对。


忽地,她注意到前面的坡上冒出一个黑影,随即重重地倒下。道无虞立即清吒一声,勒紧缰绳停下马,小心翼翼地探身向前。




一个白袍男子满身血污地躺在草丛里,手上还握着两柄弯刀。他的脸被帽子遮住,看不清面貌,只能根据这身行头判断出这个男子十有八九是个刺客。


道无虞在内心经过一番激烈的天人交战。最终还是软下心决定把他带走。荒郊野岭的环境对伤者实在不利,况且师父在她下山前多次嘱咐要心存善念多行善举。救助江湖侠士也算是历练之一。




她咬咬牙,从肋下支起他的上身,将他的手搭过自己的肩,一阵血腥扑鼻而来。道无虞险些跌身,惊道,怎么伤得这样重。




偏过头看他的脸,只见他面色苍白,颊上沾染了斑斑的血迹,唇角流下一丝血沿着下颏往下淌,睫毛颤动着,似是随时都要醒转。道无虞看得惊心,连忙把他扶上马。自己牵着缰绳,慢慢地引着马向前踅走。








道无虞就着子时胧茫的月色,仔细地瞧了瞧马上的少年。








他一身月牙白袍,衣襟和袖口滚着暗色金边,耳坠金环,项上着镏金镶火红珠石琏,似是西域的式样,在月下熠熠辉光。








少年的衣襟敞开,露出精劲的胸,一片春光乍泄无遗。道无虞暗自心惊,飞快移开目光,在心内默念非礼勿视,这才压下了面上的红潮。








这下救了一个了不得的人。她心想。







评论(4)
热度(12)
© 贪梦道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