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存文地/只写BG/能分清的地得,看文的大家不用担心
一个闲人天地间
 

#明羊#蜉蝣寄此生 第五章 追杀仇敌


“如何?这下你可信我了?”

男子放下手中的刀刃,从道无虞身上下来,双手抱拳,跪在一旁。

“对不起…这次是我武断了。请姑娘见谅。”

此时他半跪在地,面带愧疚,却完全也无苟且俯就,妥协媚俗之态。反倒生出一副清雅好人品。

道无虞坐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瞥了跪在一旁的男子,没好气地说:“行了,我气你,但不怪你,你且起吧。”

男子微微颔首,站起身来。

方才背对着月光,他的面容看不真切。如今迎着月光看去,只觉他身量颀长,不似壮年男子般体格健硕,反是有着少年模样的瘦削。

他身着一袭白袍,容姿俊逸,气质清绝出尘。面容清朗俊雅,五官端正。最奇的是那一双目光淡漠,似是一泓深潭无波,教人看不出感情。

眼前的少年郎模样,实在让人难以与先前那身手矫捷、浑身杀伐之气尽露,直教人生寒生畏、胆战心惊不寒而栗的刺客形象相联系。

“姑娘大度。这份恩情我自铭记在心。今日是我之过,来日定将此债并恩情一齐回报,决计不负。”

虽是语气诚恳的道歉,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像是在淡淡地诉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他事。气质清矍如此,实在无话可说。

这时,道无虞突然发现他的双瞳竟是异色!他竟生得右眼金色左眼蓝色,真是奇哉。虽然素闻西域之人与中原人容貌有别:他们身量更为高大,肤色更白皙,五官更深邃。但是,这异色的瞳眸实属罕见,可以说见所未见,想必见多识广如师父,也未见过生有异色阴阳眼之人。

西域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道无虞暗想。

见眼前的姑娘盯着自己的双眼出神,男子微微一笑,声音低沉魅惑:

“我的眼睛自幼异于常人。我知道这模样十分古怪,希望不要吓着姑娘才好。”

“不,一点也不古怪。你的眼睛实在好看。”道无虞喃喃道。

男子略一怔,但很快恢复如初。他面色静沉如水,似是笼了一层寒霜,望而生寒,令人不敢亲近。

“忘了自我介绍,我来自西域明教,是教中影月弟子,师从明教护教法王夜帝。我的名字是…”说到这,他顿了顿,似是略有迟疑,“…苍夷。”

苍夷?疮痍?好奇怪的名字。想来是西域人不通汉话,自有西域名字,所以汉名奇怪也就不足为奇了。道无虞暗自腹诽。

似是看出了道无虞的疑惑,苍夷淡淡地解释道:“我生于七月,按照你们中原的十二乐律制,七月恰对应夷则一律,故取'夷'字。而父母又希望我做人如苍松劲柏一般凛然,故起作'苍'。于是唤我为苍夷。”

“我叫做道无虞。师从华山纯阳派清虚子于睿门下,是个历练弟子…”道无虞也想模仿苍夷那样解释自己的名字由来,“…我没有爹娘,自记事起便是乞儿,一直在流浪,拾荒为生。幸亏遇上了师父,我的名字就是师父取的。他祈祷我一生喜乐无忧,安乐无虞。便是'祷无虞'了。”

苍夷听到自己是个孤儿时略一挑眉,却也不多做评价,只是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明了。

一时间,苍夷抱臂而立,无虞垂首坐在原地,二人皆默默无语。

名字、由来、事情前因后果都通了一遍,还能说些什么呢?

“对了,”道无虞忽然想起了什么,“你的伤势!怎么样?还疼吗?现在可好点了?”

“多谢姑娘关心,服下了含真散后,不仅伤口痊愈,还觉得气脉通畅,估计已经大好。”

道无虞吁了口气,也不枉费她把他带到这来的一番苦心。

“那便最好不过。只是怕是还有些病根未根治,需得用药慢慢调理。”

苍夷点点头,算是答应。

“对了,你的伤是怎么来的?是谁出手伤你?你又怎会与他打将起来?”道无虞终于想起这最重要的问题,连珠炮似的开了腔。

见他面色淡漠,缄默不语,以为他下一秒就要说出“无可奉告”四字,道无虞暗骂自己多嘴,正想打个哈哈将此事转过去。谁知,他开口说了一句,便如平地惊雷般让道无虞震慑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我在追杀我的妻子。”

他说。

评论(8)
热度(10)
© 贪梦道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