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存文地/只写BG/能分清的地得,看文的大家不用担心
一个闲人天地间
 

#明羊#蜉蝣寄此生 第九章 答疑解惑


一进门便赫然看到正前方的墙上挂着一块赤金盘九龙乌木牌匾,又是錾金的字,上书“龙蟠虎踞”,笔走龙蛇,苍劲遒浑。正中一台紫檀蟠螭案几,上面设着琉璃杯皿并青瓷茗碗和玻璃痰盂,白瓷绘美人觚内插着三两株花。两边十几张是金丝楠木桌椅,皆用黄梨木架绘四季孔雀插屏隔开。地上摆放着几口古铜青绿的商彝周鼎,皆是盘虬卧麟纹样,刻着铭文,气宇轩昂。

店里只燃了一盏灯,幽微的烛火在檀木雕蜼烛台上摇曳,映得屋内光影浮动,忽明忽灭,幽深寂静。

“小店简陋,让你见笑了。”金掌柜看见道无虞一进门便环顾四周,笑着道。

简陋?道无虞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哪里是个客栈?这分明是哪个达官显贵的豪宅嘛!

此刻道无虞深感自己的井底之蛙。不愧是长安!大唐国都,连个小小客栈都如此不凡。

道无虞被这阵势唬住了,处处谨小慎微,缩手缩脚,踩在芙蓉绣锦上都格外小心。

苍夷倒是一脸自然,像是来到家里,一点也不客气,径直坐到紫檀案椅上,端起青瓷茶壶便要斟茶,头也不回地招呼
她:“坐。”

道无虞乖乖地走上前去,掸了掸衣服上的尘土,这才坐上了红缎丝绒椅搭。

苍夷见她靠过来,便也斟了一杯茶递与她。

“哎呀,怎好让小侠吃冷茶?”金掌柜慌忙上前把道无虞手中的茶盏拿起,冲二人笑道,“可惜现在仆妇丫鬟都睡下了,不能招待你们。你们先在这里歇着聊一会子,我去厨房温沏一壶新茶。”

苍夷点点头,金掌柜就笑吟吟地端着茶盏转身离开了。

苍夷打开桌上的琉璃食盒,从里面挑了一粒莲花酥,放在道无虞手心。

“吃。”

“谢谢。”道无虞把酥糕送到嘴边,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没盥手。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实在饿得不行,再拘泥于礼节可太委屈自己,心一横,把食盒摆到面前,一个胜糕两个杏仁豆腐三个芫荽饼就下了肚。

苍夷只拈了一粒桂花糕,静静看了片刻,蹙眉道:“我顶吃不惯中原点心。”

“你不是来中原挺多时日了吗?吃住还不习惯?”道无虞嘴里塞满了糕点,糊着嘴道。

苍夷慢慢地摇头,接着把桂花糕浸到茶杯里,连着剩茶水一起倒了。

“哎!真浪费!”

道无虞作势要去拦,却还是慢了一步,只能摇头叹息。

苍夷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忽地来了一句:

“问吧。”

“什么?”道无虞这会子忙着尝点心,一时没反应过来。好半晌才回想起来,他答应了回到客栈便任她发问。

道无虞沉思了片刻,之前她确实有一肚子的疑问,比如他们为什么要突然逃跑?这个恢宏华贵不同寻常的客栈是什么来路?为什么他如此熟悉长安?再比如他之前说的妻子又是怎么回事?他何故重伤?他身手为何这么好?……

道无虞想得头昏脑胀,她确实知道这个叫苍夷的人身上疑云重重,可是待一一梳理这些疑团后,竟惊觉自己似从未真正认识这个人!仿佛他之前所说的都是一个精心策划的弥天大谎——他所告诉自己的讯息究竟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呢?

道无虞越想眉头蹙得越深,苍夷叹了口气:“一个一个问。”

道无虞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她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一件事关重要的正事。

“你……今年几岁?”

道无虞决定问这个最让她好奇、同时也是最基本的问题。

“十六。”

果然只长她一岁,还未弱冠。

“那你怎么会有了妻室?西域人都这么早成婚?”

苍夷瞥了她一眼,“这只是我父母的意思。”

“那你之前所说的追杀又是……?”

苍夷缄默了一会儿,才悠悠道:“那时我言重了,其实不是什么追杀,只是私人恩怨。”

好吧,异国人遣辞用句有所偏差可以理解。

“你的妻子一定很凶悍吧?把你伤得那样重……”道无虞小心翼翼地开口。

“凶悍与否我不知道,总之武功肯定远在你之上。”苍夷眼里带了一丝揶揄,似是讥笑,“我不喜欢太弱的人。”

道无虞登时拉下脸来,好嘛,这明摆着嘲笑她功夫弱,反正她就是个初出江湖的菜鸟,来日方长,武功一事不急。

“那你功夫这么厉害,一定是教内一流弟子罢?”

“怎么,你问这个是想拜我为师?”

看着苍夷一脸严肃清冷,道无虞急忙把头摇成拨浪鼓,

“不不不不必了…我已经有一个师父了。”

虽然幼稚得像个孩子。

苍夷轻笑了一声,端起面前的茶盏浅抿一口。

“你很熟识长安?方才见你穿行自如,一下子就找到了这儿。”

“倒也不算,只是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来长安一次,与我师父一道,同你一样的弟子历练。”

“这家客栈的掌柜是我师父的熟人,一来二去便认识了。她有一个阿姊,在龙门荒漠也开了一家客栈,我师父恰好是龙门客栈的常客,所以此为一缘。”

“怪不得,这里可真气派…我还不曾见过比这更轩昂的客栈了。”

苍夷浅浅一笑,“她们姊妹二人的父亲皆是富商大贾,在长安东市附近置办了地产,开了几家邸店,生意阜盛。”

刚巧说到这里,便见到金掌柜端着茶盏杯盘款款走来,一面走一面笑:“哟,聊什么呢?我刚可听到你们念着我了。”

道无虞也笑:“我见金姐姐您的客栈好生气派,方和苍夷赞叹了一番,好教人羡慕。”

金掌柜一听到这笑得直不起腰,连忙摆了摆手:“这可使不得!我一个妇人家,小女都快和你一般大了,哪有让小辈的叫我'姐姐'的理儿?使不得使不得。”话虽如此说,眉眼深处尽是笑意,分明欢喜得很。

道无虞故作惊讶状。“掌柜已经有女儿了?我原以为您不过虚长我几岁罢了呢。”

“是呀,小女叫陆烨烟,年方十四,若是明早见了只管唤她烨儿便是。”

金掌柜一面笑,一面将茶盏放到桌上,给道无虞沏上了一壶顾渚紫笋,茶香熏面,还摆了几道小菜,安著置碗。

“来,你们一定饿了罢?好在厨房里还有几道小食,我热了些,赶快些趁热吃。”

苍夷淡淡道了声谢,却也不急着动筷,而是倒了满满一杯热茶,茶气氤氲。

道无虞方才吃过四五块点心后也不觉得那么饿了,只是动了几筷子蒜香牛肉,便停了著。

金掌柜坐在他们二人对面,支着颐笑意盈盈地盯着苍夷看——那眼神……说不出的怪异,像是丈母娘看着一个合称心意的女婿。

也真亏苍夷能在这样令人发毛的盯视下嵬然不动,安然自若地啜茗。

真可怕……他是一块石头吗?道无虞看看一脸慈爱的金掌柜,又看了看“石头人”苍夷,暗自腹诽。

“苍夷呀,你现在可有心仪的姑娘了?”对面的金掌柜终于开口。

苍夷垂睫吹着茶雾,摇了摇头。

金掌柜乐开了花,忙不迭道:“那么你觉得我家烨儿如何?她自小和你玩在一处,两小无猜,彼此又知根知底。若能结为姻缘,也是一段佳话了。”

道无虞差点没把饭喷出来,好家伙!怪不得金掌柜那样看着他,原来是认定了苍夷做女婿,嫁女心切呢!







——————————————

瞎叨逼几句:

周五啦!开熏!!码好字放上来…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这个什么金香玉的妹妹是我杜撰的233大家一定都做过龙门客栈的任务吧2333希望大家不要认真,开心就好~

最后不要脸地说一句:虽然得到赞和喜欢我很开心啦,但是我更希望看到北鼻们的评论😊只有和大家互动我才知道自己的不足……希望大家成全我这个小小的愿望…好咩m(._.)m

评论(12)
热度(10)
© 贪梦道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