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存文地/只写BG/能分清的地得,看文的大家不用担心
一个闲人天地间
 

#卡卢比x于睿#大漠雪归人(四)


“师祖!师祖!”

恍惚间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声的急呼,于睿醒转过来。甫一睁眼,便感到脖颈一阵钻骨的刺痛。疼得于睿倒抽了一口凉气,睡意全消。这时候于睿才发现,昨晚自己竟然伏在案上睡着了。

“师祖!师祖!起了吗?我是妙清!”门外的小道姑妙清仍在喊着。

于睿也不顾着疼,龇牙咧嘴地左右活动了脖子,直到酸痛渐渐消退后,才对着门外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师祖,您原来起了呀!陆教主请您去用早膳呢,我见您屋内迟迟没有动静,这才来叫您的。”

屋内没有漏刻,于睿看了看窗外的日头,估摸着现在是辰时,不禁红了脸。自己何时起的如此晚过?在纯阳内尚且可以随意自如,来到了山迢水远的明教领地,可就不比往日了。此时她所代表的是中原纯阳派的势力,
一举一动皆得端着名门正派的架子,切不可丢了纯阳的脸面。

念及此,于睿赶紧把长发挽起,对着铜镜胡乱地梳洗了一把,也不顾脸上还淌着水滴,就急步向门处走去。

一打开门,便看见妙清一脸惊异地瞪大了眼睛,睁圆了眼珠一个劲地看着自家的师祖一身的狼狈样。

“师祖,您这是……”

在她的印象里,天下“三智”之首的清虚真人于睿,仿佛从不会被世事所扰,永远都是一副从容不迫、慢条斯理的模样。而今的她,不仅满面倦容,发髻松散,衣衫不整,甚至还——

“师祖,您身上这件大氅是……”妙清满脸疑惑地问。

于睿一听,立时着了慌。完了,刚才准备得急,竟忘记将昨夜卡卢比为她披的大氅脱下了!这下被弟子瞧见,不知又要在背后说些什么风言风语了。

“这、这是……”于睿的脸又是红一阵白一阵,“这是我在屋内的衣橱里找到的,昨晚夜里风凉,我就随意披上了。应当是这里的人特意准备的吧。”

“噢……”妙清了然,忽地,她又注意到了大氅的一角上用银线绣了一弯新月,这个图样,应当是……

“咦,这个纹章好像是——”

于睿顺着她的视线向下看去,也注意到了那枚影月的绣纹,登时变了脸色。

于睿慌忙将大氅解下,看也不看的便把它往屋内一扔,“好了,不要再说了,陆教主既然有请,那我们决不能拂了人家的好意。你赶快去知会一声,我打理好后就来。”

妙清虽然满腹狐疑,但是这个师祖脾气向来乖异,也只好压下心中的疑问。

于睿回到屋内,神色复杂地盯着地上那件无辜的大氅。她无奈地叹了口气,还是俯下身将玄黑滚边的大氅拾起,在空中抖了抖,放在床榻上。

“师祖——”屋外的妙清又喊了起来。

于睿心烦意乱得很,“何事?”

“您屋外的骆驼我可以骑走吗?”

于睿一听,差点没把盛着水的铜盆打翻。

真是太大意了,居然忘记将影月弟子的坐骑拴到别处去。昨晚没仔细看清,那头骆驼上该不会也有影月的纹样罢?

得到师祖的允许后,妙清便跨上骆驼离开了。于睿望着弟子离去的背影,复又重重地叹了口气——自她入西域以来,她一共唉嗟了几回了?

于睿用篦子拢好了发,换上了月牙白的道袍,最终挑了一对錾银花络耳坠和一只白玉镯,十分素净。

面前的铜镜里映出了一张素净白皙的脸和一双明亮的眼眸,除了眼角淡淡的细纹,与少女时期的模样倒也别无二致,岁月只在她的脸上留下了极纤微的痕迹。于睿望着镜中的自己,不觉想起了昨夜之事。卡卢比的模样,仍是同十几年前一样,而她,虽不曾改朱颜,心境却已与少女时大不相同。她不再冒险,不再为了少年心气而奋不顾身,如今唯一能牵动她的心的,便是教内之事,也只能是教内之事。

而卡卢比那一如往昔的炽热厚重,甚至随着岁月的推移而愈加深厚的爱慕,不仅让她灼痛,更让她不忍直面自己凉薄的内心。

在昨日的那位明教侍从的带领下,于睿走入光明殿。

那位侍从面容清俊,碧绿的眼瞳让人联忆起温润的昆仑玉。

“你叫什么名字?”于睿笑着问。

“真人是问汉名?”那位明教弟子也笑得眉眼弯弯,“我的汉名是陆翩翩,真人可以叫我翩翩。”

于睿一听噗嗤地笑出声来,强忍着笑意道:“翩翩?取翩翩公子之意,这名字很风雅。”

陆翩翩羞赧地摸了摸头发,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其实我不知道这个名字是什么寓意呢,这个汉名还是法王大人为我起的。”

于睿一怔,“这个名字是夜帝为你起的?”

陆翩翩点了点头,“是的,法王大人与我的*Ana是旧识。他说Ana生前是西域出名的美人,白衣翩翩,清艳绝伦。所以给我起了'翩翩'这个名字。”

“生前?”于睿皱了皱眉。

陆翩翩的碧绿的眼里闪过一丝极易察觉到落寞,有点寂寞地说道:“是啊,我的Ana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生了急疾故去了。法王大人和Ana是好朋友,他常常和我说Ana与他年轻时恋慕之人极为相像,尤其是那一身飘飘的白衣,简直就像天上的*阿吐娜依一般呢!”

“嗳呀,这可巧了,您今天也穿着一身白衣呢!”陆翩翩惊喜地叫出声来。

于睿静默地低垂了眉眼,看着自己月白的裙袂,嘴角曳上了一抹苦笑。

翩翩的白衣,茫茫的大漠,以及大漠上那奄奄一息的男子。

翩翩,偏偏,偏偏是他。

“真人,我们到了。”

陆翩翩的声音将于睿的思绪拉回现实,一抬头,便见到了方才心内所想之人。

“法王大人。”陆翩翩恭敬地欠身。

“嗯。”卡卢比微微点头,一侧身,视线又落到了于睿的身上。

“法王大人,我已依您的话将清虚真人领至此地,属下告退。”

说着,便也隐去了身形,离开了。

于睿垂着眼静静地站在原地,尽量不与卡卢比的视线交汇。

缄默半晌,听到身前的人轻轻叹了口气。

“走吧,教主在殿内等你。”

于睿没有答话,卡卢比见她一副不愿多言的样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就转身向前走去。

难道她和他的今生,真的只能这样了么?

于睿心绪纷纭不宁,在心内反复咀嚼着方才的明教弟子的话,越想便越心乱如麻。

她望着卡卢比宽阔的后背,灰白的发随着步子扬起。

“于睿。”

前面的人忽地停下了脚步。

“嗯?”

“我希望你…能把昨夜之事忘掉。”卡卢比背对着她淡淡地开口。

于睿笑了笑,“昨夜什么事?”

卡卢比沉默了好一会儿,方道:“……无事。”

于睿挑了挑眉,不复言语。

“阿吐娜依…”卡卢比忽地开口,“你都知道了?”

于睿一怔,“你偷听我们?”

卡卢比轻快地笑了笑,“我没有偷听,只是我的耳力异于常人,我见你们在前头聊得很高兴,便稍微……”

于睿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卡卢比,你跟踪我们?”

卡卢比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清虚真人一路尘劳,因为真人昨日来得迟了,原定于昨晚的洗尘宴便改在今早举行。”卡卢比又恢复了素日淡漠如冰的神色,“教主已经在里面等候,真人请进去落座。”

说着,将右手放在胸前,微微欠身。

于睿仍在气头上,柳眉倒竖,“卡卢比,你……”

霎时间,卡卢比突然贴近,吐息喷在于睿的脸上,于睿下意识便退后一步。

他将食指轻轻地贴着于睿的丹唇,低沉而魅惑的声线响起:

“昨夜的事情和今早的事情,以后再一并同我清算吧,”卡卢比凝视着于睿的满含着震惊之色的脸,脸上浮起了一抹笑意,“…不过…我是不会道歉的,我的阿吐娜依。”



*Ana:维语“母亲”。

*阿吐娜依:维语“仙女”。


————————————————

哇!这一章写得我好害羞

好担心把这一对写得ooc了,娇羞的于睿,有点小坏的卡卢比。

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15)
热度(43)
© 贪梦道人 | Powered by LOFTER